枫桥夜泊杳

一条咸鱼
碧血落尘埃,黄泉锁不开。

先来后到.
我还是来晚了。

明月山庄副本要出了!激动!!!所以这几天先观望一下剧情...再考虑故梦残酒的情节emmm。萧掌门!!!终于有戏份了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被拖走)

【楚萧】故梦残酒【二】

故梦残酒【二】

【一】见空间,二有些短,仅是过渡。)

-萧疏寒驾着马车,他在返回武当的路上又遇到了这个有同饮之谊却还未互报姓名的男子。
  马车很慢,武当很远,车内皆是皇帝赏的宝贝,萧疏寒生怕磕碰有失,驾车也小心翼翼。那男子却毫不在乎的样子,一面打趣道士,一面掀帘钻入,在一路颠簸中渐渐没了声响。
  夜已深,萧疏寒纵然归心似箭也禁不住困倦。
  “......”
  看见眼前人熟睡模样,他索性蜷在其身旁休息。
 
不久,车内的静谧被一道寒光刺穿。
  那男子睁眼便见一柄冷刃横插在面前,未等利刃抽走便用掌侧一拨,指腹稳拿剑身,猛地向内夺剑。身旁道士察觉寒意后惊醒,手掐剑诀,一旁剑匣内飞出两道疾劲剑气直冲窗外黑影而去,倏忽只闻一声惨叫及倒地之声。
  二人忙跳下马车,周围寥寥几个盗贼见此阵势已知惹错了人,不敢再前。男子把上腰间佩剑,亮出一截寒芒,真气环绕剑身,细闻那剑发出几声低鸣。盗贼见状来不及说话便纷纷逃窜。
  萧疏寒心知男子武功不凡,佩剑亦是不可多得的好剑。
  “公子武艺不凡。”
  “道长亦然。”
   “可否告知名姓?”
   “在下华山楚遗风。”
   “楚遗风...”他便是长老们和师父提过的根骨与武学可与自己比肩的华山楚遗风,萧疏寒心下有些不一样的感觉在涌动,大抵是棋逢对手的兴奋吧。
  看着萧疏寒有些出神的样子,楚遗风便笑道,“道长不愿告知楚某名姓么?”
  “武当萧疏寒,久仰大名。”
  想来楚遗风心中也是同样的想法罢。毕竟当时各门派中,传闻最具天赋的新秀便是华山六弟子楚遗风和武当的嫡传大弟子萧疏寒了。
  “萧道长,你可害苦了楚某啊。”
  “楚师兄何出此言。”
  “每次楚某偷懒不练剑被师父抓住,她都得拿什么武当的大弟子来教训。今日得见,果真是不凡呀。”
   “楚兄说笑了。”
  楚萧二人互行礼,眼看着东方天已泛白,即便还未休整好,也只得驾马赶路了。

  夏日晌午日头高悬,楚遗风既闷热又无聊,便从车中探出笑面,“道长,可还记得饮酒那晚你说了些什么?”
  萧疏寒原本有些疲惫的目光顿时流出一丝波澜,原本苍白的面孔不知是被晒的还是怎的,竟有些泛红。
  “什...什么?”
  楚遗风如同捕捉到什么有趣物什般,挪到萧疏寒身旁,玩味地搭上人的肩膀,“哎道长,你那天说什么我也忘记了,只记得你说有个貌美如花的未婚妻,还答应成婚之日邀我去看呢。”楚遗风双目笑弯,面容如同阳光般灿烂。
  “未婚妻.......”年轻道长听到这三个字神情些许暗黯淡,扭过头去,“胡闹,那是父母之言,前尘旧缘,我早已无法娶她,料想...她也不愿嫁与道士为妻。”
  “这......”楚遗风原以为此乃是两情相悦,不想触及了面前道长的心事。
  “我知楚兄非有意,只是此次回武当复命后,我还需亲去一趟明月山庄,斩断情缘。”
  “明月山庄......”

tbc.

【楚萧】故梦残酒【一】

ooc有,私设有,小学生文笔】

-晦暗月色下,一道士模样少年正小心翼翼驾着马车行于林间小道,听着身后零碎的梦呓叹了口气。
萧疏寒奉师命下山进京献药,傍晚时观察地形和方位百般谨慎挑选了一家客栈——静而不僻,时有住客。天黑后,他踏入客栈,昏黄闪烁的灯光映在脸上,扫视周身却无一人。初次下山的年轻道长有些不知所措,紧了紧包裹后,正欲出声询问是否开张,便隐约听见上方传来声响。
“莫不是,遭劫了?”思索同时萧疏寒快步登上二楼,只见一男子正靠在椅子上饮酒,身旁零散横着几个人,不知是死是活。听见有人上来,举杯的动作顿了顿,慢慢回过头来——“你是何人?”
“此话该我问公子,这些人....是怎么回事?”萧疏寒指了指地下。

诉清其中原由后,萧疏寒放下戒备坐在对面,应男子之请与其同饮。
“我是修道之人,不能饮酒。”
“哎,小道长,此乃华山的霁雪寒,别听名字冷,我们那里练功前都喝这个暖身子。”
“素闻华山天寒......”
“随我来。”话音甫落,男子便从窗口轻盈一跃,萧疏寒别无去处只得跟上。
  明月洒一片清晖,客栈屋顶清风徐来。那男子也不说话,只是含着笑意递给年轻道长一坛霁雪寒,道士也不再推辞,二人便坐在屋顶闲聊。只是喝着喝着,道士便乱了气息,跷腿躺着的男子玩味地看向身旁之人——你醉了?萧疏寒低头不语。
沉默良久,萧疏寒拿过男子的酒坛一饮而尽,坛子从屋顶滚落,声响令夜更寂静。看着面前人的神情,酒友众多的男子便明了,这小道士有心事。男子刚要开口劝他倾诉,萧疏寒便已先自顾自说起了在山上的种种,和父母、香客、未婚妻诸多杂事。
“我.....即便再怎样玲珑,也无法令所有人满意,师父告诉我红尘炼心,可....这般为难....我...我仅是求道...却有如此多的阻碍...”月光下的道士显得更清瘦,仍稚嫩的面孔上似乎比清醒时少了些什么,变得灵动了些。
  萧疏寒一向不会给别人添麻烦,更不会把自己的烦恼忧虑诉诸他人,今夜在他看来也大抵是自言自语,只是被一旁的男子全听了去。
  男子发出爽朗笑声,拍了拍萧疏寒,“处得来就处,处不来就不处,你又不是银子,不会人人都喜欢你.....”听闻这话,道士清醒许多,看着前方缓缓点了点头,“公子...说的不错....是.....这样。”
  一番劝解和现身说法后,微醺的男子揽着道士肩膀哼起了小曲。“相遇皆是缘,哎呀,这夜已深.....”突然想起刚刚身旁之人发出声音表示赞同自己后便不在动弹,垂眸一看,他已然睡去。

“夜已深。”驾着车的道士微觉困倦,便停下来,回头掀开帘子,里面的人在皇帝赐的一堆锦盒中睡得正香。

tbc.

觉得长生诀很适合楚萧李的故事于是粗略划分了一下。来感受一下。

复健...一个有着鷇子神情的三余(。)